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艺术市场监测中心 > AMMA专栏 > 福建省民间艺术馆 > 正文

秋拍从保真说起

  导言:近日,有媒体报道拍卖业巨头北京匡时的老总董国强发表评论说:“保真”拍卖才是最大的欺诈!此语一出,立刻引发激烈的争论,有支持者,也有反对的声音,藏家、商贾、以及躺着也中枪的拍卖行纷纷参与讨论,利用网络等媒介表达自身的观点。秋拍尚未开始,市场中硝烟已经弥漫⋯⋯。

  保真是欺诈?不保真又是什么?

  古玩艺术品拍卖不保真的“行规”由来已久。我国《拍卖法》第61条第二款规定,“拍卖人、委托人在拍卖前声明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真伪或者品质的,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这则法规成为拍卖不保真的“护身符”,在为拍卖公司“保驾护航”的同时,也屡屡遭到行业和收藏爱好者的强烈抨击,几乎每年两会期间都有业界委员提出修改这一条款,却始终未果。2011年是中国艺术品拍卖行业最为鼎盛的时刻,却也是行业暴露问题最多的时刻,7000万徐悲鸿伪作、“汉代玉凳”等各种恶性欺诈频频曝光,暴露了这个行业在繁荣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忧患。而2012年行情急转直下,除了经济的外围因素影响外,赝品的泛滥和知假拍假也成为制约市场回暖的重要因素。中央美院教授、艺术品评估专家龚继遂先生曾对此发表评论说:“赝品交易目前在拍卖行里能够畅行无阻,在某种程度上是能得到市场参与者的一种容忍乃至共谋,也就是说现在赝品不但可以交易,而且可以盈利,是一种买方卖方有谅解的博傻行为,在这个意义上讲有各方面很复杂的原因,最表层的原因就是诚信危机。”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中,拍卖行业龙头企业北京匡时拍卖的老总董国强日前在接受藏家提问时发出这样的感慨,认为“保真拍卖才是最大的欺诈”,他认为,文物艺术品的鉴定是一门经验学科,有很强的主观判断,容易误判。他以书画拍卖为例介绍说:中国历代都有书画造假的情况,对于当代书画,画家本人、画家学生、家属都可能提供虚假信息,无法保真。因此无法做到拍品全部保真,并坦言:拍品保真等于医生承诺包治百病,纯属“吹牛”。他建议,藏家应提高自身专业素养与眼力、增加知识积累、不盲听盲信,同时结合专家意见,尽量做到防患于未然。

  可是,如果保真是吹牛、是欺诈,那么不保真又是什么?果然,此番言论一出,即引发业界热烈的讨论,少部分藏家默认行规就是如此,收藏艺术品要依靠自身的经验判断,要求拍卖行保真不如提高自身的眼力;不过大部分藏家则期望能够保障自身的消费权益,拍企应当对拍品的真伪负起责任。而一些坚持以保真作为竞争优势的机构却躺着中枪,自然也对此言论进行反驳。海峡文化产权交易所与福建东南拍卖联合举办当代工艺美术各门类的专场拍卖,并对拍品材质和作者进行确认,这种保真的措施在藏家心中建立了良好的品牌形象,董国强的言论一出,海峡文交所总经理叶少波则大为不解,他认为:“匡时在文化上的推广令人钦佩,不过这番言论有失公允,在古玩和古代书画方面,鉴定或许不能完全确保真伪,但是至少在当代工艺美术以及当代艺术的范畴内,只要有心对藏家负责,拍卖企业是有能力对拍品的材质和作者进行确真的。把愿意承担责任的企业说成欺诈有些荒唐,有能力做到却不做是在逃避责任,知假售假、共谋拍假,这才是欺诈。”

  保真引发的蝴蝶效应

  那么拍卖究竟要不要保真?保真拍卖究竟可行不可行?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曾在两会期间明确表示:“古董、艺术品‘拍卖不保真’实际上是对法律的误读。如果连真假都不保证,让买者自己去现场看,实际是涉嫌商业欺诈。”而国外知名拍卖企业对赝品的处理也有着成熟并且合理的处理方法,即在一定时限内,已经成交的拍品若证实为赝品,那么藏家有权取消该项交易,比如俄罗斯石油大亨状告佳士得拍卖赝品名画胜诉,并最终拿回了自己的170万英镑。

  在国内,保真拍卖其实一直有机构在不断的尝试,比如福建东南拍卖,专注于寿山石拍卖的市场开拓,并借助福建省民间艺术馆的学术力量,自创办以来始终坚持承诺保真,赢得了收藏爱好者的广泛赞誉;广东也有皇玛等机构在探索书画板块的保真。不过整体上进行类似尝试的机构也并不多,藏家们仍然需要凭经验来判断哪家机构的真品率高。保真拍卖目前呈现南方热北方冷的态势,并且业界很多人对保真拍卖并不看好,其原因大致有两个。一是投资需求受限,比如书画板块,拍卖公司为了保真,拍品多选择小名头的艺术家作品,这类作品虽然容易确真,但是升值潜力得不到市场认同,而增值潜力较大的艺术家作品又容易引起争议,确真的难度较高,很难把握。但是残酷的现实是投资者会因为升值而投资,却不会因为“真”而投资,一个没有增值潜力的板块使得不到资本的认可的,这就是龚继遂教授提到的“赝品交易得到市场参与者的容忍乃至共谋,赝品不但可以交易,而且可以盈利,是一种买方卖方有谅解的博傻行为”。另一个原因则是能够确真的资源实在是太少,比如东南拍卖,专注于当代工艺美术,以寿山石雕拍卖为核心业务,的确有条件对材质和作者进行确真,并且由于稀缺性资源优势,寿山石的增值潜力也得到资本的认可,不过也正是因为资源匮乏,这个门类在整个艺术品市场中所占的份额较小,并非是主导板块,因此这个门类的保真拍卖影响力有一定的局限。综合这两个原因,导致业界对保真拍卖并不看好,多数人认为保真拍卖只可作为拍卖企业的经营手段,却无法成为行业趋势。那么现实真的如此悲观吗?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们以寿山石拍卖为例,这一板块可以说是出淤泥而不染,在我们所观察的包括中国嘉德、北京保利、西泠拍卖、福建东南在内的举办寿山石专场拍卖的机构当中,基本上都可以做到材质上的保真。能够拥有这样干净的市场环境,保真拍卖功不可没。早在2003年,福建省民间艺术馆即举办寿山石雕专场拍卖,并最先承诺对包括田黄石在内的材质进行保真。由于福建省民间艺术馆的保真承诺抬高了行业门槛,时至今日,寿山石拍卖市场中公开承诺保真的拍企虽然并不多,但组织者在拍品的材质上都保持着严谨的态度,一些新的拍卖机构在筹办寿山石专场时,为了顺利开展业务也同样做出保真承诺,甚至有部分拍企专门针对综合类专场拍卖中的寿山石部分做保真承诺,保真已经成为这个寿山石拍卖行业的“潜规则”,仿佛不保真,即做不得寿山石拍卖。有了这样的市场环境,当代寿山石拍卖市场因藏品材质的真伪出现的纠纷和质疑相对较少,而福建东南拍卖在接手原福建省民间艺术馆原有拍卖业务后,在材质保真的基础上,再度提高标准,对拍品作者进行确认,力求做到在当代寿山石雕刻艺术家的范围内做到拍品作者无争议。这一举措获得收藏爱好者的一致认可,在2011秋拍艺术品市场整体回落期间,福建东南当季寿山石拍卖却逆势上扬,成交9244.85万元,环比增长近50%,一举确立了行业的领军地位,其历年来的成交结果也被业界视为市场行情的风向标,保真这一举措可谓功不可没。

  而整个寿山石行业在保真拍卖的促进下也呈现良性竞争的态势,我们通过观察可以发现,竞争越激烈,寿山石拍卖企业的保真意愿越强,尤其是福建本土市场,不管规模大小,几乎每家拍卖机构都承诺保真,尤其是刚刚开展这项业务的公司和机构,若要抢占市场份额,就不得不遵守市场原有标准,甚至提出更高的要求,才有机会突破竞争壁垒。受此影响,寿山石行业的整体规模和影响力也呈现几何式增长的趋势。在今年年初,由福建省民间艺术馆发布的《2011年度寿山石市场分析报告》中数据统计,2009年寿山石拍卖市场总成交金额还不足5000万元人民币,而2011年总成交金额超过4亿元人民币,增长8倍之多,不仅超过市场平均增幅,也将其他相关门类远远甩在后面,堪称艺术品拍卖市场的黑马。而这一切不仅得益于艺术品市场的整体繁荣,保真也是促进寿山石市场繁荣的重要推力。从一家机构承诺保真,带动整个行业共同承诺保真,整个行业的良性竞争又推动了市场的繁荣,可以说,这个过程是一次完美的蝴蝶效应,在拍品保真的层面上,寿山石拍卖行业走在了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其他门类的前面。

  寻找一个行业的核心价值

  中国嘉德瓷器工艺品部经理陈林林曾在微博中感慨:“中国拍卖行业制度极其不完善、又跟不上发展的时候,必然有‘劣币驱逐良币’的经济现象,即诚信的反而不如骗人的。但企业坚持诚信是大道!”寿山石拍卖行业的蓬勃发展似乎印证了这句话。不过,福建东南拍卖的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寿山石乃至当代工艺美术的拍卖市场来说,保真只是基础,未来推动市场健康发展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他对记者说:“单纯的保真并不能够完全保障藏家的利益,藏品的价值除了确真以外,还要具备审美价值和历史人文价值,我们在今年提炼了一个收藏主题,‘让收藏回归审美,让艺术融入生活’,其实就是要倡导收藏爱好者回归艺术的本源,以审美的角度去评估艺术品的价值,而我们的工作就是帮助藏家找到这样的藏品,藏家只有在审美层面与作品产生共鸣,藏家的利益才会得到可靠的保障,藏品的保真只是一个基础。”

  每个行业都需要建立在诚信的基础上,保真又是艺术品拍卖行业诚信的基础。收藏家梁章凯先生甚至断言:“在经济不佳的情况下中国艺术品拍卖也受到影响,目前摆在各大拍卖公司面前的课题是什么?只有诚信才会发展!”对此,香港收藏家高先生也表示认同:“有水准的收藏家永远相信诚信的公司!”龚继遂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艺术品拍卖市场的诚信建设有一个清晰的思路,他认为:“中国拍卖协会在去年就已经多次强调了要加强行业自律。从去年开始,拍卖协会就举行了全国的培训,发表了他们的拍卖行业的自律的这么一个宣言和规章,我去杭州讲过这个课程,就是拍卖的道德基础和诚信问题等。另外一方面,学术建设也很重要,学术建设不可能一蹴而就,我们在技术上没有任何官方的鉴定行为,没有任何明确禁止售假的例法,那么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鉴定技术上的复杂,传世文物流传无序,没有经过系统的学术的整理。国外从1870以来,尤其是20世纪中期以后,对于艺术家全部作品档案的建立、真伪的鉴别,对于赝品的剔除,已经是在学术的基础上得到一个长期而持续的关注和学术建设,不是行政行为、不是政府主导的立法,而是基于学者独立判断和长期资料的跟踪积累,建立独立档案并逐步完善,奠定了市场的有序交易和有据可查的基础。还有一方面,是市场制度的建设,不保真条例受到收藏界和社会各届人士的一致诟病,我认为除了技术原因之外,行业的这种游说和利益在阻止积极立法。我觉得无论从政府方面、专业机构方面都可以进行一些制度设计方面的工作,来慢慢改进我们的交易生态,由于有越来越多恶性案件的发生,譬如去年曝光的一系列非常粗俗严重的赝品充真事件,使艺术品交易界混乱,而且使艺术舆论也觉得匪夷所思,这都是促进专业领域改变现状,从事一些制度建设的动力,光靠自律是不行的,也要靠舆论的监督、靠政府的介入。”(刊载于2012年9月《艺术市场》杂志)

AMMA我们的服务